产品展示
PRODUCT DISPLAY
产品展示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产品展示 > 废气处理 > 垃圾厂废气处理 >安徽垃圾厂废气处理设备

安徽垃圾厂废气处理设备

产品时间:2020-10-07

访问量:107

简要描述:

安徽垃圾厂废气处理设备
垃圾处理厂是指在特定的场所,将工业、生活生产、医疗卫生等产生的垃圾集中进行回收处理,以减少环境污染。垃圾处理方法有常用的有:卫生填埋法、堆肥法和直接焚烧法等。

在线咨询 点击收藏

安徽垃圾厂废气处理设备

随着工业的蓬勃发展,对于工业废气的排放量也在慢慢增加,而废气对于大气的污染是比较严重的,废气所带来的污染问题也成了工业发展中面临的一个考验。大气是由一定比例的氮气、氧气、二氧化碳和水蒸气,以及固体杂质微粒组成的混合物,而工业废气的产生会对大气造成一定程度的改变,这些改变对人们正在造成严重的影响。

工厂所排放出来的废气,简称工业废气,主要是指企业厂区内燃料燃烧、生产工艺过程中和生产车间产生的各种排入空气的含有污染物气体的总称,工业废气也分为气态性废气和颗粒性废气两种。气态性废气中主要有含氮有机废气、含硫废气以及碳氢有机废气。

1、含氮废气:此类废气会对空气组分造成破坏,改变气体构成比例。尤其是石油产品的燃烧,在工业生产中石油产品的燃烧量巨大,而石油产品中氮化物含量大,因此废气中会含有大量氮氧化物,若排放到空气中会增加空气氮氧化物含量,对大气循环造成影响;

2、含硫废气:含硫废气会对人们的生活环境造成直接危害,这是由于其同空气中的水结合能够形成酸性物质,引发酸雨。而酸雨会对植物、建筑以及人体健康造成损害,尤其会影响人的呼吸道。另外还会对土壤和水源造成影响,造成二次污染;

3、碳氢有机废气:该类废气统称烃类,是一种有机化合物,主要由碳原子和氢原子构成。此类废气扩散到大气中会对臭氧层造成破坏引发一系列问题,影响深远。例如臭氧层破坏会加重紫外线的照射,而紫外线会对人的皮肤造成伤害,引发各类健康问题。另外紫外线照射度的改变也会对生态系统以及气候造成影响。

工厂排放的废气能造成的危害:

1、污染空气,危害人的身体健康:人需要呼吸空气以维持生命,被污染了的空气对人体健康有直接的影响。 主要表现是呼吸道问题与生理机能障碍,以及眼鼻等粘膜组织受到刺激而患病。

2、大气污染物对植物造成危害,尤其是二氧化硫、氟化物等对植物的危害是十分严重的。使植物叶表面产生伤斑,或者直接使叶枯萎脱落;或者对植物产生慢性危害,造成植物产量下降,品质变坏。

3、对天气和气候产生不良的影响:大气污染物对天气和气候的影响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1)减少到达地面的太阳辐射量:向大气中排放的大量烟尘微粒,使空气变得非常浑浊,遮挡了阳光,使得到达地面的太阳辐射量减少。据观测统计,在大工业城市烟雾不散的日子里,太阳光直接照射到地面的量比没有烟雾的日子减少近40%;

(2)增加大气降水量:排出来的烟尘微粒,其中有很多具有水气凝结核的作用。因此,当大气中有其他一些降水条件与之配合的时候,就会出现降水天气。在大工业城市的下风地区,降水量更多;

(3)造成下酸雨:这是大气中的污染物二氧化硫经过氧化形成硫酸,随自然界的降水下落形成的。硫酸雨能使大片森林和农作物毁坏,能使纸品、纺织品、皮革制品等腐蚀破碎,能使金属的防锈涂料变质而降低保护作用,还会腐蚀、污染建筑物;

(4)增高大气温度:由于有大量废热排放到空中,因此,近地面空气的温度比四周郊区要高一些。这种现象在气象学中称做"热岛效应"等等。

安徽垃圾厂废气处理设备

垃圾焚烧仍然昂贵得可怕,但其真实成本常常被掩盖在巨额的公共财政补贴当中。为了保证收回资本投入、覆盖运行成本、以及支撑运营商的利润空间,开发商通常要求与项目所在社区或地区签订照付不议协议(译者注:如果地方政府向焚烧厂送运的垃圾达不到协议约定的小量,仍要按小量向焚烧厂支付处理费),其后果是当地旧的垃圾管理模式将被锁定25年或更长的时间。

但当焚烧行业挣扎着想让焚烧变得更安全时,意味着它们索要的垃圾处理价格会失去市场竞争力——如果它们真地处在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中。

当今垃圾焚烧厂超过一半的资本投入都花在了空气污染控制设备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垃圾首先不是被焚烧,这些极其昂贵的设备就没有采购的必要,它们捕获的有毒飞灰也不必送往同样昂贵的危废填埋场,也不必在空气污染物的监测上花大价钱。

可惜的是, 公众一直都得不到焚烧厂经济性差的真实信息。相反,有人反而告诉他们焚烧能帮他们的社区省钱。

二、垃圾焚烧创造的就业机会非常有限

尽管焚烧厂投资巨大,但为周边社区创造的长期就业机会却少得可怜。焚烧厂花的钱大多数都流向了采购复杂设备,不会流入当地社区,甚至是所在的国家。

不可思议的是,在当下欧洲面临经济危机,许多公共服务开支都遭遇大幅削减以及工作岗位大量流失的时候,很多国家仍热衷成本奇高且无助于提高就业机会的垃圾焚烧项目。可能的一个原因是,建造这些设施的确可以创造出不少短期就业岗位,所以常常得到选址所在地建筑工会的支持。

图:意大利Brescia焚烧厂以华丽的外观著称。

意大利座焚烧厂位于Brescia,建设成本约4亿美元,同时获得另外6亿美元的能源补贴。令人惊讶的是,在实地考察这座焚烧厂时,我得到的信息是:除去花去大把大把纳税人的钱外,此厂一共只创造了80个就业岗位。这简直就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双重悲剧——花了10亿美元只创造了80个就业机会!

若将Brescia与加拿大的Nova Scotia(90万人口)进行比较,后者在避免上马一座大型焚烧厂(位于Halifax)的同时,创造了3000个就业岗位,其中1000人从事废物的收集和处理,2000人受雇于再生资源行业。旧金山也是个好例子,作为该市重要的一家循环利用、堆肥及末端处理企业,Recology雇佣了1000名员工——他们既是工会会员,又是公司的所有者。

三、垃圾焚烧浪费能源

焚烧垃圾能回收能量,这是一种很好的辞,但实际情况是,如果节能是我们的目标,那么整个社会更多地重复利用旧物品,更多地循环利用资源可以比焚烧更节能。

“焚烧产能”辞经常会吸引地方公共决策者,因为他们只看到焚烧带来的本地能源利用效益,忽视了在国家和的能源浪费。结合循环利用和堆肥的垃圾处理方案所节省的能源,比焚烧厂发电产生的能量多3至4倍。若特别考虑某些类别的物资,二者对比的差距就更显著了。例如,回收利用PET塑料瓶产生的节能效果比焚烧产能高出26倍。

四、垃圾焚烧不能适应社会进步

如果一个社区投入巨额资金建造起焚烧厂后,未来垃圾管理模式的可选性将大大降低。而这期间,不论其他地方发生了多么大的发展和变化,都不能对依赖焚烧的地区产生太多正面影响。事实上,目前多地区的公众对循环利用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越来越认同,对惜物节约的价值观也越来越重视。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回收利用的市场价值将在印度、中国、巴西和其他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以及人口大国显著抬升。

如欧盟前废弃物管理执行官Ludwig Kraemer在2000年BBC一档名为“Panorama”的新闻访谈节目中所说:“焚烧厂一旦建起,需要20至30年来给它’喂食’;如果要使其运营达到经济性,所在地区必须要保证足量的垃圾供给。所以,在20至30年内,焚烧厂将扼杀当地的社会创新,扼杀替代方案;它就像是一头需要不断用垃圾填饱肚子的怪物。”

五、焚烧产出有毒灰渣且不能替代填埋

焚烧厂丝毫不能解决填埋的问题。以重量计,垃圾经焚烧会产生相当于原重25%左右的灰渣,但仍不得不要找地方填埋。焚烧厂者经常把灰渣描述成是“惰性”的。这句话的表面意思是“这些灰渣具有生物稳定性(绝大部分的有机质已经被燃烧殆尽)”,但暗含“灰渣无毒”的潜台词。这当然是错误的,实际上焚烧处理的终结果就是将4吨垃圾终转化成了1吨谁也不想要的有毒灰渣。

灰渣是焚烧行业难以摆脱的一种自我矛盾的体现,就像讽刺小说《第22条军规》所描述的那种情景一样。焚烧行业愈想控制好大气污染,就愈是要配备更好的设备以捕获毒性极强的燃烧烟气副产物,其结果却制造出了问题更加严重,处置难度更高、成本更难承受的残余物。

焚烧产生的灰渣有两种,一种是底渣(占总体灰渣的90%),主要通过炉排的运动终滑落到焚烧炉的底部。另一种是飞灰,即随烟气一起流动的非常细小的颗粒物。理想状态下,飞灰可在流经锅炉、热交换器和烟气净化设备时被捕获,但仍有一小部分会逃逸到大气当中。若考虑有毒金属的问题,一个老生常谈的道理就是:烟气净化越有效,飞灰毒性越强。当然,底渣同样有毒。

在某些地方,飞灰会被送进水泥窑,但后产生的水泥产品却没有警示信息,即标明其含有危险成分,如有毒金属和二恶英。

如果处置得当,灰有钱渣处理会使焚烧厂运行成本变得非常昂贵(特别是在底渣也被检测为有毒的情况下),的某些社区外,世上几乎没有哪个地方能承受得了。如果处置不当,将在短期和长期内危及公共健康和环境安全。

图:英国Gloucester一座焚烧厂飞灰填埋时漫天飞舞的景象。

六、垃圾焚烧排放毒性很强的空气污染物

焚烧厂排放的污染物包括有毒金属、二恶英和与二恶英有关的化合物。(这些化合物会干扰人类的生殖和智力发育、破坏免疫系统。)它们当中一些具有很强持久性或具有危害的有毒物是以纳米颗粒形式出现的。

毋庸置疑,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焚烧行业通过更好的工业设计、更好的管理和更好的监测,有效降低了二恶英排放,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今所有在运行或未来将要投入运行的焚烧厂能够(或将能够)保证在常规状态下运行。这个世界充满了理论和实践不一致的焚烧厂,而这种不一致完全可以摧毁所在社区公众的健康和他们的其他正当权益。

保护公众免于焚烧厂有毒污染物排放威胁的必要条件有三点:(1)严格的法规,(2)科学的监测,(3)政府的严格执法。如果科学监测和政府执法都非常弱,那么公众就不可能被严格的法规保护。例如,前苏联拥有这个世界上严苛的环境法规,但却没能阻止该国屡屡发生骇人听闻的环境污染事件,原因是没有人去执行那些法规。

另一值得公众担忧的事情是,在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焚烧厂排放的有毒金属和二恶英的监测频率是非常不足的。焚烧鼓吹者经常很自豪地谈论一些设施可以做到连续监测。但连续监测对于有毒金属(一个可能的例外是汞)和二恶英类物质而言仍然是不可能的。

现实中,要监测这些污染物,需要在烟气通路中插入探管,并通过滤膜收集样品。然后将滤膜送往实验室进行分析,所需时间可能长达几个月。目前世界上还没有很多实验室配备有能力分析这些污染物的非常昂贵的仪器。一些正在考虑推广焚烧技术的国家甚至还没有企业具备送检上述污染物的渠道。

七、垃圾焚烧排放毒性很强的纳米颗粒物

纳米颗粒物有非常严重的潜在健康危害。自2000年以来,人们对焚烧厂纳米颗粒物排放的担忧与日俱增。纳米颗粒物的粒径小于1微米,有时也被称为超细颗粒物。

这类微小颗粒物致命的特性就是它们可以很容易穿透细胞膜。所以人体中那些防御颗粒物侵入的一般机能都对纳米颗粒物束手无策。纳米颗粒物可以进入血液循环,然后被输送到人体任何一个组织,并终侵入细胞。它们甚至还能穿越血脑屏障。

在所有高温燃烧排放物中,垃圾焚烧厂产生的纳米物质的毒性令人担忧。因为常理可知,我们在生产产品时添加多少有毒物质,就有多少有毒物质会进入焚烧厂,它们中的许多终会随纳米颗粒一起排放。

更糟糕的是,纳米颗粒物的排放要么没有受到管制,要么没有在焚烧厂被监测。目前焚烧厂排放物中得到管制的颗粒物的粒径一般是10微米,一些国家会严格至2.5微米。

对纳米颗粒物这样非常危险的污染物,推动焚烧厂建设的公司和政府官员却很少回应或提及,实在让人惊讶。

但科学研究已经很好地揭示出大城市中人们健康水平与空气颗粒物污染的关系。基本结论就是:只要颗粒物水平升高,人群患病率(主要是呼吸道和心脏疾病)和死亡率就会升高。而且,颗粒物粒径越小,污染水平上升和健康水平下降的关系越强。

由此可以合理推测,在一座已经污染严重的城市,一旦新添焚烧厂,人群患病率和死亡率将进一步上升,因为他们将不可避免地吸入焚烧厂排放出的毒性很强的纳米颗粒物。换言之,焚烧厂会令已经被严重污染的城市雪上加霜。

八、焚烧厂极度地不受公众欢迎

正因为存在如上许多问题,焚烧厂一点都不受公众欢迎。当公民开始深入了解焚烧厂华丽粉饰背后的真实后,他们就看清楚这种以“快速解决方案”著称的技术其实速度一点都不快。因为只要相关的行政和法律战役一打响,焚烧厂所期待的“快速解决”就无从谈起。

我们还应该记住,1985至1995年间,北美地区提议的大概400座焚烧厂中有超过300座都被否决了。这种抵制焚烧的现象背后有充分的理由,而且许多理由至今仍然有效。

九、垃圾焚烧不可持续

生活垃圾焚烧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1895年可以利用能源的垃圾焚烧厂在德国汉堡开始运行),但在21世纪应当没有它的位置。在面,焚烧厂浪费能源,浪费减缓气候变暖的真正机遇。在地方层面,焚烧浪费就业机会;相反,若摒弃焚烧,可以给地方经济带来持续动力。

即便技术工程师能够解决焚烧厂的纳米颗粒物和灰渣处置问题,他们也不能让焚烧垃圾变得可以令人接受。原因很简单,花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来摧毁我们本应与未来世代分享的物质资源,在伦理和经济上都是荒谬的。当今社会的一项重要使命不是让“消灭”垃圾的技术变得完美无缺,而是停止制造那些我们不得不要“消灭”的不合理的产品和包装物。

留言框

  • 产品:

  • 您的单位:

  • 您的姓名:

  • 联系电话:

  • 常用邮箱:

  • 省份:

  • 详细地址:

  • 补充说明:

  • 验证码:

    请输入计算结果(填写阿拉伯数字),如:三加四=7
联系方式
  • 电话

    0519-81660866

  • 传真

    86-0519-81668667

在线客服